• 02
  • 01
集团资讯 | 项目新闻 | 媒体报道 | 领导风采 |

莱德马业创始人郎林:不做连锁火锅大王,要做中国最牛的“牧马人”

  • 发布时间:2017-09-15 16:53:19
  •  莱德马业创始人郎林:不做连锁火锅大王,要做中国最牛的“牧马人”

     
     
     
    8月28日,老挝磨丁经济专区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与内蒙古莱德马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将共同出资在磨丁经济特区建设一座现代化的来的国际马文化产业园,主要经营现代化赛马场、免税商场、森林度假公园、运动养生会所等,规划打造一条完善的现代化全马产业链。该项目总投资30亿元人民币,是磨丁经济特区迄今为止最大的招商引资项目。
     
    莱德马业创始人、董事长郎林,是一个有故事的传奇人物。虽然是东北汉子,但却是内蒙古牧民眼中最值得敬佩的“牧马人”。
     
    郎林打造全产业链布局的思路一方面受到蒙牛、中粮等成功案例的启发,更多来自郎林十几年的商战经验——郎林一手打造的“川王福”连锁火锅,曾创造了吉林省餐饮业的一个奇迹。
     
    与冯仑、潘石屹、黄怒波等一批“92派”企业家一样,生于长春的满族汉子郎林也于1992年正式下海。此前,作为职工子弟,他在长春一汽工作了7年,从一名普通干事到团委书记,由于受领导器重,期间还被送到吉林大学中文系进修了4年。1992年,许多同事、同学纷纷下海,24岁的郎林也很冲动。领导苦劝无用,最后同意他停薪留职,可他一走就再也没有回去。
     
    接下来的6年里,他开过出租车,卖过冷饮,倒卖过水果蔬菜,开过小饭店,经销过建材,“在基层什么都做过”。他积累了丰富的社会经验,一面摸索,一面始终在思考怎样找准方向做大。在许多人的质疑和不解中,郎林笑言,一个朋友对他表示看好,理由是他一边卖冷饮,一边还在看《东周列国志》。
     
    1998年,郎林正式进入餐饮业。他认为传统餐饮业的经营手法普遍都是家庭作坊式,原始简单,要把餐饮做大,必须通过“快餐连锁”,才能产生规模效应。当时国内餐饮业除了麦当劳、肯德基等洋快餐,尚无连锁品牌,更不要说在传统的火锅领域。郎林试图将工业化的流水线生产模式复制到连锁火锅的管理与经营中。
     
    首先需要确立高性价比的快餐火锅概念,郎林在长春市最好的地段选址,1000平方米以上的单店面积,光前厅就分了17个岗位,后厨分了11个岗位。消费者从进店开始,从停车、迎宾、领位、倒水、点菜、上菜、打包、赠品、撤台、保洁、收银都有专人负责,每个环节的服务时间甚至按秒计算。“川王福”在两个店的规模时,即成立集团总部,明确人员分工,还建立了一套成本控制的软件系统。林举了个例子,“比如说采购了100斤大白菜,成品全部卖出去是50斤,出品率就是50%,如果一盘是1斤,就应该卖出去50盘,反映在收银台那里,超出50盘多了证明你克扣顾客,少了则存在跑冒滴漏。”上述内部管理模式,后来被莱德马业成功复制。
     
    郎林设立中央厨房;统一的物流配送中心;成立物业公司负责餐厅的装修维护;与政府合办职业技术学校,培养餐饮人才;开办与餐饮相关的旅游度假中心,逐步形成餐饮的全产业链雏形。“川王福”很快火起来了,在2007-2008年巅峰时期,拥有12家直营分店,人均消费20元,一年营业额达1亿多元。与此同时,郎林逐渐将兴趣与精力转移到马业上面。
     
    选择进入马业,最初只是纯粹的个人兴趣。2003年之前,郎林还是一名业余马术爱好者,自己养了几匹马,没事骑骑,彼时他的主业——连锁餐饮正做得风生水起。2003年,郎林成立了吉林莱德马术俱乐部,成为职业玩家。作为澳门赛马会的马主,他名下的大唐系列赛马一度以六连胜的佳绩轰动当地。由于经常前往美国、澳洲买马,商人的敏感使他开始了解国内马业的现状—— 整个马产业链落后欧美数十上百年。巨大的市场空白让他蠢蠢欲动,此前国内乳业模仿国外成熟市场迅速壮大的发展模式既然走得通,马业为什么不行?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科右中旗政府通过中国马业协会找到他,这里的赛马场每年举办全国赛马比赛与那达慕大会,急需一位爱马又懂生意的经营者。双方一拍即合,2006年,莱德马业成立。
     
    不同于国内同行的小打小闹,郎林最初便确立了全产业链布局的思路,从马匹进口贸易到养殖繁育、饲草料种植加工、牲畜交易,乃至下游的赛马与俱乐部管理无所不包,背后的逻辑在于,当一个产业在不成熟的时候,单做其中某个链条都不会有很好的利润,甚至会亏损。“在国内马产业链刚刚形成之际,全面布局成为行业龙头,则能成为产业规则的制定者,上下游协同也可节约一定成本,形成非常好的绝对利润值。”郎林说。
     
    莱德马业成立初期,郎林还是玩家心态,养一些纯血马参加比赛。通过一段时间观察,郎林发现马业前景很好,他开始思考,怎样把它变成一个产业?马产业一个最简单的产业链是养殖、繁育、饲草料、竞赛、销售。养殖在全国各地都能进行,繁育的技术要求最高,只有在内蒙古、新疆的大草原上才能施展。背靠科尔沁草原,莱德马业在马匹繁育上优势明显,育马的三大成本—— 土地成本、人工成本和饲草料成本均为全国最低。在当地养一匹纯血马一年的费用仅为1万元,按3年繁殖周期计算,一匹马养育成本为3万元左右,在北京则需要7万-8万元,在上海、广东则要10万元左右。一匹纯血马驹的售价在8万-10万元,在内蒙古进行繁育,怎么计算也有50%左右的净利润空间。
     
    马匹的繁育销售成为莱德马业的第一块核心业务。经过三四年发展,莱德马业在2011年已养了100多匹马(纯血马、半血马),拥有1万亩耕地,38456亩草场,净利润达500多万元。除了马匹销售,莱德马业还以优质纯血种马改良当地蒙古马,一次2000元的配种费也带来几十万元的年收入,饲草料种植也是一块收入。莱德逐渐形成自己的繁育团队、赛事团队与其他辅助管理团队,马产业链条雏形初现。
     
    莱德马业总裁助理朱方清介绍,在莱德,马房全部采用标准化流程管理,投放饲料的时间、数量,劳动工具的摆放,马房的清洁,都形成了规范的书面管理文字。此外,每匹马的饲喂、打理、牵放、疾病报告,均责任到人。“就像标准化车间一样,效果可好啦!完全不用成天开会强调。”朱方清说。
     
    资本进入后,莱德马业的产业链模式发展更为清晰,郎林将其总结为六大产业——马匹养殖繁育、进口贸易、饲草料种植(加工)、牲畜交易市场、赛马、马术俱乐部连锁管理。概括起来,无非是产品+服务。
     
    从2012年8月迄今,莱德马业陆续包机13架次,从新西兰进口上千匹纯血马,创业内之最。进口来的马匹,在隔离检疫期间,就会卖掉1/3,剩下2/3全部转到赛事部,调教训练后让它们参加比赛。比赛成绩好了,可以高价出售。成绩不好或受伤的竞赛马,可以淘汰下来作为繁育马使用。
     
    在新西兰,郎林可谓家喻户晓,这位曾受过习近平主席接见的中国马业领军人物之一,2012年以来,全面布局本土及海外业务,特别是与马产业发达的新西兰开展了包括马匹进出口贸易、赛马、兽医、兴奋剂检测、人才引进与培训、合资建设饲料厂等一系列重要合作项目,成为推动中新两国民间外交的优秀代表人物。
     
    2011年,位于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岛上的格伦威尔牧场有一匹小公马出生,以9000澳元(约4.7万元人民币)被人买下。
     
    2013年,新西兰纯血马精选两岁马拍卖会上,郎林见到这匹马匹气定神闲、卓尔不群的样子,一下子喜欢上它,最后以22万新西兰元(约104万元人民币)的高价买下。郎林将这匹爱驹命名为“蒙古可汗”,由此可见马主对赛马业的雄心壮志与激情。
     
    “蒙古可汗”以矫健凌厉之姿所向披靡,获得了国际赛马界的尊敬与景仰。2015年,“蒙古可汗”连续赢得三个国际一级赛——新西兰德比大赛、澳大利亚德比大赛和考菲尔德杯的冠军。这样的彪悍记录,赛马史上“蒙古可汗”是第六匹。在新西兰“2015年度纯种赛马颁奖盛典”上,“蒙古可汗”一举摘得“最佳3岁马”、“最佳长途马”、“最佳马主”以及“年度马王”四项大奖,“蒙古可汗”成为该赛事举办155年来首匹中国马主旗下的赛马。在新西兰“2016年度纯种赛马颁奖盛典”上,“蒙古可汗”获颁“年度马王”和“长途冠军马”称号,成为十年来第一匹蝉联“新西兰冠军马王”称号的赛马。
     
    一个没有放开赛马国度的马主和一匹马的励志故事,显得意义十分特别。“蒙古可汗”赛事生涯共赢得的奖金高达390万澳元(约2000万元人民币),于2016年5月退役。它树立了内地马主在国际赛马舞台上的里程碑,成为莱德马业的最佳代言明星。
     
    身为满族人,郎林十分倾慕草原文化。进入莱德马业前,已拥有四五亿元身家的他,更大的企图在于,希望通过现代商业运作,在引入复制国际主流赛马马种——纯血马成熟的市场前提下,改良振兴传统蒙古马的未来。南下布局磨丁莱德国际马文化产业园,未来的想象空间更为巨大。
     
     
     
    上一篇:河北国控矿业资源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一行莅临告庄西双景项目调研考察
    下一篇: 莱德马业南下磨丁 掀起“一带一路”马文化产业风潮
    公司介绍 | 资讯中心 | 走进海诚 | 海诚产业 | 海诚服务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12-2013 yn-hc.cn All Right Reserved 海诚集团版权所有 滇ICP备11003395号-1